“你要給我紮針排毒?”

顧宴驚呆了,他還真不知道她真的敢給他紮針啊。

要知道,天林城的那些大夫,都說他冇幾日好活了,都通知父母給他準備身後事了。

是父母不願,纔想著用沖喜的辦法,給他辦了一場婚禮。

墨小唐見他震驚,也不勉強他,“你若不信我,那便喝藥慢慢養著。若是紮針的話,事半功倍,咱們到東都城的話,你也應該全好了。”

她說的這麼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