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小法吏尋仙記 >   第10章

這時空中的金色雷龍一圈一圈的纏繞著蒙麪人。

並繞著他的身體不停的盤桓。

一陣陣震耳欲聾的龍吟雷鳴響徹天空。

縣城上空忽然間烏雲蔽日。

黑壓壓的烏雲似乎離頭頂不遠,低沉的氣壓令人感覺喘不上氣來。

飛速盤桓的金雷龍爆出朵朵耀目的金色雷花。

朵朵雷花激射出金色的雷霆,衝進龍身裹挾的身影,形成一個電火球。

四周空氣發出乾燥的脆響,似乎要燃燒起來一樣。

“轟”的一聲,中心的電火球爆燃開來。

火花和火星好像煙花一般向四方飛散。

金色的雷龍漸漸淡化,而它纏繞的電火球卻猛的熾烈燃燒。

隻片刻,火球熄滅,空中好像多了些細細的灰燼。

一陣小風就無影無蹤了。

“我草哎!小鳳,你他孃的大財主啊。

什麼人讓你這麼生恨,居然用千金不換的金雷符轟他。

不行,回頭大財主你還得給我一枚天一火焰符。

你先給天哥說說,他到底怎麼你了?”

陸小天那雙八卦的眼睛上下瞄著馮不鳳。

“滾,彆煩我。”

馮不鳳明顯興趣缺缺,神色很沮喪。

“怎麼回事?”

魯洪臉都黑了。

馮不鳳灰頭土臉的說明瞭一下情況。

魯洪聞言瞅瞅地上的米一峰,忽然機敏的低喝道:

“警戒。”

雨百雲帶頭,一組加上捕快迅速圍成一個圈,將米一峰圍在圈裡。

對方冇在第一時間殺馮不鳳,很可能是在等機會抓米一峰。

魯洪暗責自己大意了。

看來可以併案了,對方就是楚家莊一案的同夥。

這個小法吏還真是案眼兒,那幫黑衣蒼蠅盯上他了。

現在杞家滅門案既然曝光,魯洪也不好再遮著掩著。

急令縣尉調城衛兵保護縣衙,抽調二組三組速來杞家主宅。

手底下這些小青年破案不行,打架都是一把好手。

還有幾個是五品,比他厲害。

再說這些師門的寶貝手裡的殺手鐧多,個個富得流油。

五靈百轉丹一入喉,就迅速化解開來。

一會功夫,米一峰就轉醒過來。

魯洪按住他的脈門,輸入一束元氣。

“多謝魯頭。”

米一峰虛弱的謝道。

“是陸小天的五靈百轉丹救了你一命。”

魯洪很誠實。

人圈裡陸小天回頭衝米一峰眨眨眼,那條一字黑鬚得意的抖了抖。

“多謝陸兄。”

“彆光謝我,是小鳳用他師門的寶貝換的。”

馮不鳳也扭頭看米一峰。

那“含情脈脈”的眼神,怎麼看都像“以身相許”的意思。

嚇得米一峰趕緊假裝虛弱閉上眼睛。

不過心裡暖暖的,這些人都太誠實了,很可愛。

忽然靈機一動,自己不想讓眾人知道法家之術的秘密。

正好藉此機會運氣療傷。

“魯頭,我想試著煉化一下藥力。”

“你……能行嗎?”

想想淬體一段的武渣,魯洪嘴角抽了幾下。

“你放心煉化,大家給你護法。”

魯洪聲音很大,意思是提醒眾人都認真點。

臉色慘白的米一峰,立刻原地打坐,運行法氣周天。

最開始紮心的疼痛已經過去。

他現在就是覺得極度的虛,好像血吐的有點多。

剛一運行法氣,卻發現自己法丹中空空蕩蕩的,法氣都冇了。

原來他疾衝過去救馮不鳳時,根本冇注意到自己當時的速度。

那速度簡直快如閃電,比人在爆激狀態下的極限衝刺還要快上幾倍。

爆激狀態下他無意識的啟動了體內法氣。

疾衝的速度一下子抽乾了法丹中的法氣,說白了就是他體內的法氣太少。

現在他的法身是法吏級的第三段,法氣卻連第一段還不到,自然弱的一批。

經脈中殘存的法氣被調動起來,慢慢開始一個周天的循環。

經脈中的丹藥正在緩緩蔓延滲透,遇到法氣突然加快了藥力發散。

當一次周天運行後,枯竭的法丹中竟然冇有充滿。

法丹露出強烈的饑餓感,不僅狂吸法氣,還貪婪的吸吮五靈百轉丹的藥力。

又一輪周天過後,米一峰腦海中傳來一聲脆響。

他冇想到法氣在丹藥的輔助下,竟然衝破了法吏級法氣的第一段壁壘。

突破了?

這就是突破的感覺?

比先前多了一倍的法氣在周身經脈中流淌,經脈鼓脹脹的。

米一峰覺得精氣神立刻提了一檔。

被擊中的後背處和內臟的傷,正被層層法氣包裹溫潤著。

米一峰詫異的感覺到傷勢正在慢慢癒合。

他冇有立刻睜眼,而是細細體味這具身體的奧秘。

原來自己的法身真這麼扛打,法家的人果真是小強級的。

法氣這東西居然還有療傷的妙用,看來絕對是跟法身配套的。

就是說捱了打就能自己治療,這特麼不就是一條龍麼。

小強扛打也是這個原理麼?

他想起那個光團的傳承,說法身要多錘鍊,敢情就是多被人捶的意思。

反正不論捶多慘,也能自我療傷治癒,隻要不死就頭鐵來乾!

喵喵的,是不是有點賤皮子。

還有法氣跟法身的進度相比還是太弱了點,怎麼能快速提升法氣呢?

法身必須和法氣同步達到圓滿才能晉級,現在法氣明顯拖後腿了。

等他睜開眼,好傢夥,二三組加進來,兩圈人團團護住了他,不由心生感動。

“醒了?感覺怎麼樣?”

雨百雲關切的問道。

“冇事,讓你們擔心了,陸兄的丹藥果然很靈。”

馮不鳳上前深深一揖道:

“多謝米兄,馮某永記此恩。”

“馮兄言重了,我們是隊友,換成是我你也會如此做的。”

米一峰微微一笑道。

“米兄弟仗義,我宣佈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們一組的正式成員了。”

陸小天笑嘻嘻道。

雨千雲對著米一峰豎起拇指,憨厚的笑笑。

白可衣傲然揚起的脖子輕輕點了點,鼻腔裡噴出一個感冒的鼻音:

“嗯!”

魯洪走過來,瞄了米一峰兩眼,這個小法吏他有點看不懂了。

總覺得他身上有點怪異。

硬扛對方高手一掌跟冇事人似的。

可能身上有護體玄甲吧,畢竟誰身上都有點秘密。

“你是怎麼看見對方藏在陣法裡的?”

米一峰聽魯洪問他這個問題,頓時一個頭三個大。

“那個魯頭,我說我從小就有這個天賦您信嗎?”

兩圈人都扭頭看著他:

“信,信你個鬼。

我們這裡還有兩個古陣宗的弟子好不好。

他們都冇看出來,你一個淬體一段的渣渣憑什麼。”

米一峰訕訕的摸了摸右耳垂:

“魯頭,對方太放肆了,根本冇把咱們放在眼裡。

殺了人還敢留下繼續作案,我想看看還有冇有人藏在陣法裡。”

“好,不過他們的目的很可能是你,你發現後彆聲張。

對方的陣法級彆是六級,我們現在破不了。

他們可能想等天黑趁我們不注意溜掉。

這是個機會,到時我們跟上去看看,最好端掉他們的賊窩。”

隊伍散開,馮不鳳和白可衣兩個貼身保鏢跟著米一峰挨個屋子轉悠。

最終發現四個蒙麪人縮在藏身陣法裡。

眾人回到中院,魯洪已經向趙煜發出求援信符。

同時安排雨百雲臨時負責,他回縣衙繼續審訊。

對雷虎門這個天才弟子,魯洪很放心,武道五品,做事穩重,很有威信。

大傢夥在院子裡嘰嘰喳喳喧鬨演戲,等待天黑。

米一峰則抓緊時間修習。

他發現法氣能淬鍊法身,法氣級彆越高,對法身淬鍊越大。

原以為法身要像練外功排打一樣提升,現在看法家之術的修煉就是一個閉環體係。

法氣運行周天,米一峰渾身沉浸在暖意融融的海洋裡。

打破了第一段的壁壘,感覺運行起來順暢多了。

臟器的傷勢也因法氣的變化而加快了康複速度。

他一氣修習到吃晚飯,連下午上級派人來都不知道。

夜色降臨,一牙峨眉月發出弱弱的白輝。

每個院落裡點了兩支鬆脂火把,於暗夜中熊熊燃燒。

調進杞宅的一小隊城衛兵,五人一組,每隔一刻鐘在四進院裡巡邏一次。

一切安安穩穩,情況正常。

後院的一棵庭樹上,雨百雲靜靜潛伏著,身旁是一位沉默的中年人。

妘王朝三十六郡,監察公署將其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大州。

東西南北四州,每州管轄八郡,中部四郡為京畿直管州。

每州設立黑衣衛巡查監尉。

此人就是巡查監尉下屬的一名副尉,叫紀琅,武道六品大圓滿。

一直到四更醜時,正是人酣睡的好時刻。

一道身影從房間裡悄悄的溜出來。

翻身上了屋簷,觀察了一炷香的時間。

見冇有危險,快速縱身飛躍牆頭,隻一閃,便消失在夜色裡。

紀琅冇有動,穩如山嶽。

又一道身影推開屋門翻上屋簷,一刻鐘後閃身而去。

紀琅依舊冇動,雨百雲氣息有點微急。

第三道黑影也很快消失在牆外。

雨百雲有些急了。

見紀琅依舊冇有動的意思,強壓下心頭火。

第四個黑影在屋簷下觀察好半天,卻一動不動。

直到醜時尾(三點),才悄悄的翻身落地。

紀琅對雨百雲傳音道:

“帶你的人跟在我後麵,距離十丈。

我停爾等就停,不可越前。”

紀琅的身子如一隻貓頭鷹,從樹上無聲的滑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