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傀儡術記載了很多傀儡的製作方法和操作方法。

其中將對傀儡的操作大概分為3種。

第一種是用神識來操作,這種傀儡會在體內放置動力法陣,修士可以通過預先設定的陣法來實現操控。

這種方法的優點是簡單方便,無論是對於傀儡還是對於修士,都是很容易實現的一種方法。

可以說在整個修仙界的傀儡師中,百分之九十都是這種。

當然他的缺點也很明顯,首先就是操控的數量嚴格受到修士神識多少來決定,其次就是很容易被一些法術剋製,特彆是對神識有汙染的功法,在這方麵效果更好。

第二種是用元神來作為操控核心,輔以特殊的材料來煉製傀儡。

這種傀儡一般會繪製聚靈法陣,而不是以靈石來作為能量來源。他的優點就是可成長性和獨立性。

因為是以修士的元神來作為核心的,所以傀儡在操控的時候要比神識操控更加的容易,而且因為元神直接就在傀儡體內,隻要傀儡不受損壞,那麼裡麵的神識基本就不會受到傷害。

當然他的缺點也很明顯,一個是材料比較難得,畢竟能夠保證元神長時間附體的材料並不好找,另一個就是對元神有很大的要求。

雖然元神離體對於修士來講並不致命,但是如果長時間的元神離體,可能會導致元神汙染,從而在迴歸本體時造成融合困難,這就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消除影響。

而且一旦這個汙染的程度擴大,還可能使得元神無法融合,最終就是修士修為暴退,直接回到元嬰期。

第三種就更難了,可以說幾乎失傳的一種方法。那就是靈魂操控傀儡。

這種傀儡最初出現時就是一個偶然,當時那位傀儡師因為和人鬥法失敗,對方要將他魂飛魄散,最後他冇有辦法,將自己的靈魂附身到了傀儡身上。

冇想到因為他的那個傀儡在製作的時候用了一塊養魂木,最終他成功的生存了下來。後來他將這件事記載下來,並經過後來者的曆代研究,終於成功開發出了靈魂傀儡的製作。

當時的傀儡師自然不會自己去進入傀儡之中,而是用各種妖獸或者其他人的靈魂,這自然引起了公憤,最終靈魂傀儡一脈自然是被剿滅了,連傳承都消失了。

要不是在這本大傀儡術中有所記載,那麼濟寧不可能知道這事。

靈魂傀儡術給了濟寧一些啟發。

當然,他不是為了奴役他人的靈魂,而是他想到了自己。雖然係統百般強調,靈魂的重要性,可惜他畢竟冇有親身經曆,自然對靈魂的問題缺少一分敬意。

之前他想去弄一個分身,可是卻被告知那個分身不是他自己,弄得他很是失望,這次,他決定試試,能不能用傀儡的方法實現分身的效果,這樣他就可以駕馭傀儡出去看看了,而且即使傀儡身體壞了,他也可以將靈魂迴歸,避免魂飛魄散,畢竟應該冇人會想到一個傀儡裡還會有個靈魂吧。

濟寧做了猜想,甚至已經開始幻想自己駕駛著傀儡大殺四方的場麵。

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就在濟寧各種想象,快要起飛的時候,係統的提示就像是一盆冷水將他的全部熱情澆滅。

“叮,提示宿主,係統是按照宿主的靈魂和本體來確定宿主範圍的,一旦宿主靈魂與本體距離過遠,係統將自動拉回宿主靈魂迴歸身體,這是對宿主的保護,請宿主謹記。”

係統又是一副我為了你好的姿態,讓他老老實實的呆著,不要出去浪就完了。

濟寧立刻像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

“我還就不信了,我就不信我出不去了。”濟寧惡狠狠的說道。

“叮,本係統從來不限製宿主自由,宿主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那懲罰呢,取消了”濟寧驚喜的問道。

“叮,當然不會,係統的基礎規則不可更改。”係統無情的拒絕道。

“切。”濟寧翻了個白眼,不再搭理這個既想當又想立的傢夥,繼續檢視起大傀儡術。畢竟剛剛他隻是粗略看了一遍就給了濟寧一些提示,他相信隻要仔細研究肯定能找到可行的方法。

洞府裡再次冇了聲音。

......

紫雷門,此時距離道奇晉升分神已經過去了整整四十年,本來在道奇突破後的第三年,穩固了修為的道奇就想再開山門,讓紫雷門重現於大黃山脈。

可惜不巧的是當時作為老二的道鬆也在準備突破,為了師弟的安全突破,無奈之下,道奇選擇了暫緩開山門的舉措。

當時他想著無非就是晚了個一兩年,冇什麼大不了的。

結果,這一等就是四十年,道字輩的九位元嬰全部都突破了分神境,甚至還出現了十六位新的昊字輩元嬰。

現如今整個紫雷門除了濟寧以外共103人,其中分神9人,元嬰16人,金丹48人,築基30人。可以說在大黃山脈現在的紫雷門完全可以稱作霸主。

本來在第三十六年時最小的道淑就已經成功晉升了分神,當時道奇為了表示對濟寧師叔的尊重,前去請示重開山門之事,結果當時正在專心研究的濟寧根本冇搭理他,扔給他一本書就將他給趕走了。

道奇自然不敢有意見,還恭敬的拜謝濟寧贈書之恩。

結果等他回去打開書一看,當時就驚呆了。

這本書是濟寧在係統商城買到的,是一種陣法方麵的書籍,濟寧研究了一下發現它不是普通的陣法,而是專門用於多人對戰的合擊之陣。所以趁著道奇來找他,就直接扔給了道奇。

當然這並不是原本,隻是濟寧的手抄本。

道奇在得到這本合擊陣法後如獲至寶,直接號召全派弟子演練起來。

這本書中從兩人的合擊之陣,到三人,四人,直至最高的十萬八千人可以說是相當全麵。

當然,現在的紫雷門並不足以佈置那麼多人的戰陣,但是十人以下的合擊陣法還是很有必要練習的,特彆是道奇等九人,隻要他們九個在一起,靠著陣法的增幅,不說打十個二十個,就是越階而戰也不是難題。

就這樣,紫雷門弟子又進行了四年的陣法演練,終於開始了重開山門的準備。

說實話,就算是紫雷門不想重開山門也不行了,畢竟當年是按照培育出兩位分神境準備的資源,雖然也有一些富裕,但是一下子突然多出來這麼多分身老祖,資源自然是不夠了,能夠堅持這麼多年已經是紫雷門底蘊深厚了。

紫雷門山門重開這樣的大事自然少不了要請示濟寧,這一次,濟寧終於有時間和道奇聊聊了。

這四十年,濟寧冇有進行過一次講道,也冇有正經的修煉過,修為的增長全靠係統自動掛機。

而他則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傀儡術的研究之中。可以說兩輩子加起來他都冇這麼瘋狂過。

這次之所以有時間休息一下,和道奇聊聊,也是因為他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成功,他要閉關一段時間實驗自己的新成果。

道奇來到濟寧的洞府,行禮後先是向濟寧介紹了一下門派的現狀,之後向濟寧請示重開山門的事情。

濟寧聽完後,仔細的想了想,說道“重開山門這事冇問題,我同意了。但是重開山門之後要怎麼做你想好了嗎?是大張旗鼓的宣佈我們王者歸來,還是低調穩妥發育。”

“這個弟子們也商量過,憑我們的實力,出去直接吞併了周圍幾派應該不是問題。”

“那要是他們聯合起來,一起攻打我們呢。”

“那也不怕,有您給我們的陣法在,打他們應該問題不大。”道奇很是自信。

“嗯,自信是好事,但是不能莽撞,你是門派的掌門,是臉麵,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不好。”濟寧冇想道自己當年給出去的陣法書居然在這個時候成了砸他自己腳的石頭。

“那師叔的意思是我們穩妥發展?”道奇試探著問道。

“當然不是,我們這麼強大還和他們玩什麼穩妥發展,我的意思是我們得動腦筋,我們得分化敵人,隻有拉攏一批分化一批,當我們借力打力消滅一部分之後,剩下的就算全都聯合起來了也不是我們的對手,到時候再全滅了他們,稱霸整個大黃山脈。”

濟寧緩了口氣,接著說“還有啊,咱們紫雷門的弟子還是太少了,才一百來人,怎麼統領整個大黃山脈,這次重開山門之後,第一件事就是開門收徒,還有,給我把那什麼字輩啥的都改掉,以後新收的弟子一律用本名,隻有修煉有成了才賜予道號,排入字輩之中。你說說我們要是收了一萬弟子,到時候都是一輩的,你就給我想名字去吧,累死你。”

濟寧對於他的名字還是耿耿於懷,你說這又不是家族,一個門派弄得這算怎麼回事啊,就這一條就不利於門派養成,擴大弟子數量。

“這個,這是祖訓啊,從老祖傳下來的,改起來不好吧。”道奇有些為難。

“那就這樣,成立外門和內門,以後新收的弟子都加入外門,然後每隔三年進行一次小比,前三名可以進入內門,進入內門纔有道號,外門還是叫原名,這樣不就行了麼。”濟寧對於這些點子那是張嘴就來,畢竟這也不是什麼難事,隻是以前道奇他們就冇往這方麵想過而已。

道奇仔細想了一想,覺得這個方法可行,既保住了祖訓,又可以擴大門派規模,就是一舉兩全啊,當即點頭同意了。

“那師叔,我們這次出去具體要怎麼安排。”

“我說你動動腦子啊,什麼都問我,也不知道你這掌門怎麼當的。”

道奇也不惱,陪著笑看著濟寧。

濟寧無奈,“行,我是服了你了,記好了我就說一遍,重開山門之後,你就和老二撐場麵就行了,表麵漏出來兩個分神也是他們能夠接受的極限了,漏一個太少,鎮不住。然後你們看看外麵的形式,看看他們現在有什麼矛盾冇,我估計這些年他們應該也平靜不了,畢竟當年那一戰帶來的影響太大了。你隻需要維持一個原則,遠交近攻,扶弱打強就完了。要是發現有攪屎棍,那就先收拾他們,反正我們實力強,水越清對我們越有利,所以所有想把水攪渾的都是我們的第一目標就完了。按照你之前說的那什麼神劍山莊加上他們的盟友,也就八個分神境,冇什麼好怕的,硬碰硬都不帶怕的,隻要不讓人給陰了,穩紮穩打啥事冇有。”

濟寧又說了很多,道奇就在那聽著,也不插嘴,直到濟寧自己說累了,不想說話,才作罷。

“我說的你都記住了麼。”

道奇點頭,恭敬道“弟子謹記師叔教誨,肯定不會出岔子的。”

“行了,還有彆的事冇。”

“弟子還有一事相詢。”

“說。”

“弟子想問問,師叔還什麼時候講道啊,弟子們都在期盼聆聽師叔講道呢。”

“這個短時間就彆想了,你們現在積累還不夠,等你們再修煉一些年的吧,到時候我看情況再給你們講道。”

“是,謝謝師叔。”

“還有事嗎。”

“冇有了,師叔。”

“那好,正好我馬上要閉關一段時間,你要是有事就一次說完,等我閉關了可不要隨意來打擾我。”

“是,弟子明白。”

“行了,冇事你就走吧,我也閉關了。”

“是,弟子告退。”說完道奇行了一禮,之後直接退走了。

濟寧見道奇離開,也封閉了洞府,開始了他對於分身傀儡術的一期研究工作。

......

而另一邊,道奇回到門派大殿,此時眾多分神和元嬰修士已經齊聚於此。

道奇先是將濟寧的話轉達給了其他人,接著說道“既然師叔都這麼說了,我們就按師叔說的,先由我和道鬆師弟出麵,你們先閉關隱藏一下,然後昊風,你負責帶領一些弟子收集情報,我們要儘快收集到外麵的情報,為後續計劃做準備。”

“是,師父。”下方一名英氣的男人說道,這正是昊字輩的大師兄,同時也是道奇的大弟子,未來掌門的有力競爭者。

道奇現在也是有意培養他,纔將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了他。

“師弟,開山大典和後續的收徒大典就交給師弟了,還要辛苦師弟一下了。”接著道奇又向道鬆安排道。

“是,師兄。”道鬆輕鬆接過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