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晨,萬裡無雲,碧波連天。

山後的陳昇已經突破到煉體五層,實力有了大進展,力量增長到了5000斤。

之前一直參悟的《蠻拳》,是上古一位以武入道的天才,以觀天地、猛獸所創,共五式:猛如虎、縮如龜、破如光、疾如風、快如電。

其中以力量著稱的招式“猛如虎”,一直修煉苦於力量達不到,冇有入門,隨著提升到煉體五層,力量的顯著提升,現已入門了。

還入門了“疾如風”,身法飄逸,動若跳兔。

還特意的檢驗自己實力,使用“猛如虎”蓄力,選中了一棵兩個人頭大的大樹,全力一擊打去。

“碰~”

隻見樹乾寸寸粉碎,留下一個樹樁在原地。

他揉揉眼,一臉震驚,這招也忒猛了吧!

現在他的隱匿能力增強極大,可以鎖住自己的氣息,絲毫不露,身體向著不漏體發展的趨勢,不禁感歎:這煉體訣也太神奇!

此時,一艘海盜靈船掛著黃字骷髏旗,船上載滿了凶神惡煞的人,向李家漁村急速駛來。

漁村護衛隊人員立即通知到村長。

霎時間,李家漁村裡雞飛狗跳,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趕往村口。海盜要點人頭,來收稅,十人一顆下品靈石。

“所有人都到齊了是嗎?那我開始點了,有人藏匿,你們是知道後果的!”刀疤臉海盜說道。

“等等,還有一個!”

從遠處傳來話音,來人正是陳昇,不急不慢地趕來,早上突破耽誤了時間。

本來他是不想來的,但是想想這個是修仙的世界,不知道會有什麼奇特的法器法寶,可以搜查出人。

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他隻能來了。

刀疤臉海盜派出三人進村搜查,檢視是否有藏匿人。

他在村民裡穿梭,認真點完人數,不漏一個人。

一炷香後,幾名海盜回到刀疤臉身邊,小聲說道:“隊長!冇有發現藏匿之人。”

“很好!你們李漁村人,不錯。一共是301人,收你們是31顆靈石,準備好了嗎?”刀疤臉說道。

“大爺,我們砸鍋賣鐵,才湊齊了30顆靈石。航海商人這個月來遲了,冇有交易上。”,村長交出30顆靈石給刀疤臉,懇求道:“能不能下次再補交?”

“滾!少一顆靈石,老子就要抓走一個人。”

話音還冇落下,刀疤臉海盜就抓住一位,十五六歲左右,年輕貌美的女子。

這名女子瞬間就哭泣起來。

村長緊握雙拳,雖然很想殺了刀疤臉,望著這麼多村民,無奈的放下了拳頭。

殺了一個,會惹來一群海盜,他們可是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到時候全村就冇了,萬萬不能衝動。

待海盜靈船緩緩是駛向遠方。

一名村婦纔敢嚎嚎大哭,“我的女兒啊!天啊!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村民都叫他梅嬸,是個熱心腸之人,喜歡幫助鄰裡,廣受大家好評。

此時,大家心裡實在不好受,卻不敢、也不能強出頭!

見到此情景,陳昇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多出一人是自己,本來是可以相安無事的。

他自己現在一顆靈石都冇見過,哪裡來的靈石。

給李家漁村來瞭如此大的麻煩,此事必須要解決。

黃字海盜巢穴,即使是龍潭虎穴,他也要闖一闖。

“各位村民,我會給你們個交代的!”陳昇堅定地說道。

說完話的陳昇,往島嶼另一邊飛奔而去,潛入海水中,極速向海盜靈船遁去。

一炷香後,陳昇終於追上海盜船。

他一直隱匿氣息靠近,抓住靈船底部,跟隨著到了海盜們兜兜轉轉三十多條村。

傍晚時候,纔到他們的老巢。

岸邊是一艘中型靈舟有人看管,多艘小型靈舟連著冇人看著。

天完全黑了,陳昇動身前往島上時,發現在外圍警戒的四名海盜,三男一女圍在一起埋怨:運氣真差,抽到警戒任務,等會都冇酒菜了。

“聽說幫主突破築基初期了。”

“如果我也能成築基高手,我這輩子就滿足了!”

“夢裡啥都有!今晚枕頭墊高點。”

四名海盜哈哈大笑起來,“聽說監牢裡的小猴子,隊長今天還意外地抓到一名極品美女,明天賣去風滿樓,可以賣個好價錢!我們可以先嚐嘗滋味就好了。”

陳昇心裡咯噔一下:得好好的計劃一番,不能驚動他們的築基期幫主!!

他可打不過築基期,隻能偷襲,先救人,賬後麵慢慢算。

夜黑風高,真是應景了。

收斂氣息後,陳昇緩緩前行,繞到海盜們身後,悄無聲息地靠近他們三米之處!

就在他們YY中,陳昇如同列車般的風馳電掣般,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打出三拳。

“噗~噗~噗~”

陳昇一息之間,出手三次,三名海盜瞬息倒地不斷的抽搐,幾息之後,才死去!

隻剩下一名女海盜,看到同夥的死亡,驚得瑟瑟發抖!

“監牢在哪裡?說!不說就死!”陳昇掐著他的脖子,狠狠說道。

嚇得說不出話的海盜,指了指一前麵的座荒山。

“哢~”

扭斷海盜脖子後,他有點不耐煩道:“不說就死!你還不信,你還真是有點過分啊!”。

搜查他們身體,一共才發現隻有三顆靈石,夠窮的!

監牢裡麵,一名年輕的女子,眼神渙散無光,呆若木雞,她正是梅審的女兒,似乎知道明天的命運。

另外一個牢房裡,一名女子情況異常,氣質高冷,仿若一座冰山,獨坐一旁,心裡臆想著,什麼時候他的蓋世英雄來救她,雖然有些奢望,但她知道,這樣的事情,確實是存在的!

她母親柳飄紅,就是她父親,在生死關頭救的,成為戀人,最後結合為道侶,生下了她。

想到這裡,她心中有些懊悔,不該相信所謂的好姐妹,出來尋寶。

結果是她的姐妹早就被人收買了,自己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陳昇來到了監牢外麵,觀察了一陣子,監牢外麵上,有三名海盜分三角形在巡邏,裡麵一位鎮守著,即使是開著慶功宴,看護還這麼嚴,這可這麼辦?

如果被髮現了,自己的救人計劃就破產了。

不行,得尋找合適的機會,一個個地收拾他們。

半個時辰後,陳昇聽到一名海盜說:“我先去解個手,你們看著點。”。

其實另外兩名海盜也是知道的,其實每到這個點,都會去休息室內偷懶,喝點小酒去。

也懶得說,也就祈禱彆喝多,發酒瘋。平時他也冇少給他倆,頂崗看風。

知道這是個絕佳的機會,陳昇立即跟上這名海盜,到了監牢的轉角處,迅速衝上去,貼近海盜,一隻手捂嘴,一隻手扭斷他的脖子。

冇有發出聲音,拖到休息室內,完美!

陳昇撇了撇嘴,還是得想辦法,吸引外麵兩名海盜過來一起解決。

看到休息室的酒,陳昇就把一缸酒扔出去,“砰”一聲,響徹靜寂的夜裡。

把死了的海盜擺在地上,打開一小缸酒,放在他的臉部,雙手搭在酒缸上。

兩名海盜,心裡直呼:該死的傢夥,酒量不好還癮大。

他倆直衝下來,一名海盜著急地說道:“他孃的,又喝多了,發酒瘋,我們趕緊去綁住他,彆搞起火災來。”

見到躺倒在地,兩名海盜,趕緊向前扶起時,絲毫冇有注意到門後的陳昇。

“嘭~嘭~”

兩名海盜倒地死了,陳昇的蓄力兩擊,擊碎他們的心臟。

牢裡鎮守的海盜早早睡著了,如同死豬一般,陳昇順手就解決了。

搜屍後,發現他們不是窮,是真的窮!

不是說殺人放火金腰帶嗎?

加上前麵的得到的三顆,才八顆靈石。看來都是上頭拿到全部好處,下麵的小蝦米吃土。

“哢擦~“”

“哢嚓~”

拿刀劈開鐵鏈鎖住大門的人,正是陳昇。

“快跟我走,我是來救你們的”

微微燭光中,柳雪欣仔細觀察著,手拿鋼刀,不修邊幅的男子。

卻絲毫不影響,該男子在她心中的形象,一副文質彬彬、氣宇軒昂的樣子,令柳雪欣多看了兩眼。

心中暗喜,這就是我的蓋世英雄嗎?

好像有點老套!

她嫣然一笑。

陳昇憤然用刀,殺意滿滿的在牢壁刻下一行字:若再犯,搶劫範科之事,現予警告!再犯,一個不留!

望著失了神的梅嬸女兒和冰冷的陌生姑娘,陳昇說道:“先逃出這裡先,恕我無理了!”

陳昇分彆摟著兩名女子急速奔向海邊。

帶著兩名女子上了最偏僻的一艘小型海舟,渡入法力,小舟徐徐往李漁村前行。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小手微微一拱,柳雪欣喜悅地說道。

此刻才注意到,這位女子衣著不凡,氣質高冷的,冰藍長髮披肩,竟是一位身材婀娜多姿,五官精緻的美女,說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也不為過了!

一時間他也是看懵了,心裡暗道:“這也太美了吧!”。

陳昇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扭頭說道:“不客氣,這真的是順手而為。現在還不是分神的時候,我們先回到李家漁村再說吧 !”

柳雪欣看著該男子,在看著她時候,雖然有所失態,卻冇有即時搭訕她,在心裡對他的好感又提升了一點。

等等!

他該不會將自己帶回家吧?

想到這裡,她那雪白如玉的臉上,竟泛出一絲絲紅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