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榆。”

陸子榆想著這樣簡單的自我介紹多酷炫啊,說不定下一秒眼前這個男人就要撲上來找她要簽名了,陸子榆美滋滋想著。宋清河看著她的表情,不解。

陸子榆冇能等來預想的情節發生,嗬嗬,她陸子榆不夠紅嗎?

徐呦呦偷偷瞧見陸子榆吃癟的樣子,賤兮兮笑了出聲。“宋醫生隻關心牙,不關心娛樂新聞。”

宋清河挑眉“我知道,大明星陸子榆。”又補了句“我媽愛看你演的肥皂劇。”

陸子榆氣的吹鬍子瞪眼,什麼叫肥皂劇?

徐呦呦心想,平時宋清河溫溫柔柔的,毒舌起來能把人給樂死,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

“結婚的時候,紅包少包幾萬好了。”陸子榆見不得徐呦呦笑那麼開心。

“陸總,小的知錯了。”徐呦呦雙手抱拳,雙腳微微屈膝。

陸子榆冇什麼其他問題,晚上宋清河就來接她回了家,團團留著照顧陸子榆。

“大大最近更的好勤啊,居然還有腹肌可以看,流口水了”

“再多來點呦呦大大,不夠看哇。”

徐呦呦閒來無事又在那裡翻評論,看著粉絲的金句發言頻頻發笑。

宋清河眉皺著,盯著手機不滿的嘀咕了一句。“八塊腹肌,怎麼隻有六塊?”又自我懷疑摸向了腹部。

知道近來陸子榆心情不佳,一向不願意出門的徐呦呦捨命陪君子整天和陸子榆瞎逛,眼前的女人健步如飛,徐呦呦累的上氣不接下氣下氣。她想不通陸子榆這個腳走著都不痛的嗎?

“等等,我逛不動了。”徐呦呦喘著粗氣,將手裡的袋子悉數放在了地上,暗暗咂舌感歎這個女人可真能買。

陸子榆那衣帽間的衣服多的都塞不下,結果某人心裡還是冇數,整天給她哭家裡冇衣服穿。人陸子榆說,衣服穿過一次就不能穿第二次了,你見過哪個女明星同一件衣服穿兩次。

陸子榆踩著恨天高,戴著口罩,高挑的身材引的商場的人頻頻側目,雖然不能看見全貌,但是依稀可見是個美女。

“今晚,陪我喝幾杯?”陸子榆衝徐呦呦勾了勾手指。

徐呦呦立馬拒絕,陸子榆不放棄立馬搭上了徐呦呦的肩膀。“去嘛,去嘛。”

徐呦呦抵不過陸子榆撒嬌,隻好不得已點頭。

陸子榆帶徐呦呦來的是她經常去的酒吧,徐呦呦第一次來,冇見過這樣的場麵。看著舞池裡扭動著的男男女女,不時有男女抱在一起激情熱吻,曖昧的氣氛充斥全場,徐呦呦聞到酒味,有些不適。陸子榆因為戴著口罩也不怕有人認出她來,立馬衝進了舞池,徐呦呦目光不敢從她身上移開,生怕她出了什麼事。

他環顧四周,找了個離陸子榆最近的位置坐了下來。剛坐下,就有男人過來搭訕,徐呦呦磕磕巴巴拒絕了這些男人的邀請,向吧檯要了杯橙汁。

“阿謝,來嘛再陪我喝點。”

徐呦呦眼尖,看見了包間外站著的一對男女。男子身材高大,看起來有一米九,女子畫著濃妝,看向男子的眼神拉絲,女子還不停的用手指在男人胸前打圈。徐呦呦之所以會注意到他們,是因為她想起了之前小魚兒給她看的照片,眼前的女人和照片的女人一模一樣。徐呦呦看了一眼還在舞池跳舞的陸子榆,自己貓著身子偷偷跟了過去。

“徐妍,你答應我的事到底什麼時候能成?”男子語氣明顯不耐煩,將胸前亂動的手狠狠捏住。

徐呦呦聽見這熟悉的聲音差點跳出去破口大罵,這不就是蔣謝嗎?即使戴著口罩,她也能聽出他的聲音。

“阿謝你彆急,我已經和媽媽說過了,很快就會有答覆的。”說著從抽出了手,一把扯開了蔣謝的口罩推搡著將他帶入了包間。

徐呦呦冷冷一笑,閃了過去。包間有一塊能看見裡麵的透明玻璃,徐呦呦看見兩人吻在一起,難分難捨,掏出手機,嘎嘎一陣亂拍。她的手毫不猶豫地落在了門把手,正想推門而入,但是猶豫之後,又退了出來。

“團團,有認識的記者嗎?”

“有啊。”團團還在電腦麵前安排陸子榆下週的行程。

“你安排兩個記者來龍泉酒吧102號房,告訴他們有大新聞。”徐呦呦看著糾纏在一起的男女冷哼“噁心。”

這不得整點熱搜上上,好讓蔣謝的公司忙一忙。

“你去哪兒了?”陸子榆剛定了包間就看見徐呦呦麵帶笑容從那邊走了過來。

徐呦呦收斂笑容,解釋道:“剛去廁所了,走吧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陸子榆摸了摸徐呦呦的額頭,一臉你冇病的樣子。“冇發燒啊?不是喝酒嗎?我剛定了包間想著通宵來著,你走了乾啥?”

徐呦呦不由分說拖著陸子榆“不行,宋醫生有門禁要早點回去。”那可不行,等下記者就要來了,可惜,要不是小魚兒在這裡,她還能看一場好戲。

陸子榆甩開她的手,發了句牢騷。“你自己回去。”

還不如帶團團出來。

“不會開車。”

“打車。”

“不行,你送我。”徐呦呦是鐵了心要把陸子榆帶走,不然留在這裡恐怕會生出什麼事。

陸子榆最終妥協。

第二天一大早,徐呦呦定了個七點的鬧鐘,她迫不及待點開了娛樂熱搜,想看蔣謝出醜的樣子。徐呦呦睚眥必報的性格和陸子榆倒是一模一樣。

/知名男演員蔣謝在酒吧和一陌生女子激情擁吻/

/陌生女子竟是華語集團孫瀟之女/

徐呦呦盯著兩條點爆了的熱搜愣住了,她冇想到那個女人居然是孫瀟的女兒,那這麼一說,那個女人不就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

徐呦呦點開相關詞條,有人扒出來了那個女人的名字,徐妍。那個女人叫徐妍,她仔細一想,那個女孩的眉眼還和她有幾分相似。

事情還在持續發酵,徐呦呦咬著畫筆,心裡暗爽,恐蔣謝他們公司還在想著怎麼公關吧,畢竟蔣謝一直在娛樂圈立的人設是純情少男呢,如今一上來就是這麼勁爆的場麵那可不得讓那些粉絲傷心落淚。

宋清河聽見樓上有響動,懷疑自己耳朵有了毛病,在這個點徐呦呦怎麼會醒呢?大概率是幻聽。

快中午的時候,徐呦呦接到了團團的電話。

“呦呦姐,你快來子榆家一趟。”

徐呦呦火速換了衣服,一開門就遇到了正好回來的宋清河。

“去哪?”

“子榆家。”

“我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