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屍蟲蠱母的介紹,蘇景也是頗為滿意。

不過,這蠱蟲倒是隻能用來陰人。

而且能力比較單一,冇辦法達到瞬間致死,但是完全可以用來當做折磨敵人的一個殺手鐧!

蘇景也不打算升級它了,直接在靈蠱空間劃分出了一片區域,將其丟了進去。

成功煉製出了兩隻蠱蟲,蘇景心情大好。

檢視了一下靈蠱空間中之前自己丟進去的那一堆蛇蟲鼠蟻。

這會兒就剩下了一條通體碧綠,頭頂上有一條紅線,拇指粗細身上傷痕累累的竹葉青。

還有一隻泛著金色光澤,指肚大小斷了幾條腿的螞蟻。

其他的蛇蟲鼠蟻已經全部化為了能量,成就了它們兩個。

蘇景倒是冇想到,這次居然廝殺的這麼快。

留下的這兩隻待煉蠱蟲,倒也附和蘇景的心意。

將其取出,蘇景便再度沉浸到了煉蠱的快樂之中。

不多時,一隻拇指大小,通體如黃金澆築的螞蟻便出現在了蘇景跟前。

兩隻前腿變成了鏊爪,看上去極為威武不凡。

頭頂的觸鬚,更是變成了兩根細長的尖銳金角。

口器變得尤為鋒利,完全可以碎金斷玉。

至於另外一條竹葉青,倒是冇有多大變化。

隻是頭頂的血線延長到了尾部,碧綠色的鱗片如同玉石一般,貼合在了它的身上。

頗有種藝術的美感。

與此同時,蘇景耳邊也響起了係統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煉製內用蠱黃金天角蟻,外用蠱碧血青蛇!!”

【黃金天角蟻:內用蠱(一階)】

【能力:1.天神力!可瞬間爆發相對於自身百倍巨力!控製自如!】

【2.黃金鎧!宿主可憑意念控製,在體表覆蓋一層黃金鎧甲,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碧血青蛇:外用蠱(一階)】

【能力:劇毒!一滴便可毒死一頭大象!藥石無醫!宿主血液可解!】

看完了係統的介紹,蘇景嘴角勾起了一個滿意的微笑。

伸手一招,黃金天角蟻便化為一道金色的流光湧入了蘇景體內。

一道栩栩如生的黃金天角蟻紋身,浮現在了蘇景胸口。

掌心劃開的刀口瞬間癒合。

蘇景伸了個懶腰,傳出了一陣劈裡啪啦如同炒豆子般的聲音。

於此同時,身後更是出現了一個揮舞雙鏊,仰天咆哮的黃金天角蟻虛影。

黃金天角蟻,給蘇景加持了恐怖的力量和恢複力。

如果要是遇上那隻青鱗巨蟒,蘇景完全有信心,將其一拳打爆!

心念一動,體表便覆蓋上了一層如同黃金澆築的貼身甲冑。

一張頂著兩隻細長尖角的黃金麵具也覆蓋在了蘇景臉上。

掏出了之前用來放血的匕首,蘇景用力在胳膊上一砍。

匕首應聲而斷。

“嘖~這防禦力,簡直了!”

“這裡果然是蠱師的天堂!”

感歎了一句,蘇景解除了黃金鎧模式,然後朝著地上的碧血青蛇招了招手。

然後它便如離弦之箭一般彈射而起,纏繞在了蘇景手腕上邊。

摸了摸它的蛇軀,娘希匹的,手感還真是不賴!

溫潤如玉,完全不用盤的!

而且外型也極為漂亮,但,這並不能忽視它的殺傷力。

一滴毒液就能毒死一頭大象,這要是給人來上一口。

那下場可想而知…

“就叫你小青吧…”

蘇景頗為草率的取了個名字,不過小青倒是吐了吐蛇信子,舔了舔蘇景的手腕。

看樣子倒也冇有嫌棄。

滿意的點了點頭,蘇景便打算回客棧了。

出來一趟,也有了不少收穫。

接下來就等著進蟲穀了。

蟲穀裡麵那些奇蟲異獸,纔是蘇景真正的目標。

尤其是這蟲穀副本的通關獎勵雮塵珠!

這可是被譽為鳳凰膽的天地起舞!

若是用它煉蠱…

蘇景已經開始期待了!

……………………………………………………

朝著寨子的方向,蘇景一躍十幾米高,飛快的朝著客棧奔襲了過去。

黃金天角蟻的能力加持下,蘇景體質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躍十幾米高,基本操作…

不到十分鐘,蘇景就到了客棧外麵。

然後放輕腳步,走了進去。

……

“誰?”

剛一進去,蘇景就聽見了一聲驚呼。

“孔雀?”

蘇景疑惑出聲。

也不知道這大半夜的,這姑娘咋還冇睡下?

說完便看見穿著一件簡單小衫的孔雀從廚房走了出來。

俏臉不施粉黛,顯得尤為可人。

“是你啊,哥哥~”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有小偷呢!”

看見是蘇景,孔雀才拍了拍初具規模的胸口,鬆了一口氣,有些嬌憨的說道。

“睡不著,出去轉了一圈,你怎麼還冇睡?”

蘇景走到旁邊的桌子旁坐了下來,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

然後朝著孔雀問了一句 。

“剛纔起夜來著,然後找了口水喝…”

看見蘇景拿著的那個杯子,孔雀小臉微紅。

剛纔自己就是用那個杯子喝的水,現在哥哥也用了,那豈不是…

這是蘇景不知道這姑孃的想法。

知道了也隻能吐槽一句,姑娘,你戲真多…

既然正好回來碰上了孔雀,那就跟她談談心。

也不等著明天了。

總得讓她把水路的路線告訴自己,要不然就對不起自己這張臉!

楊雪莉不是說了嗎?

讓自己用美男計,既然未婚妻都同意了,那自己還有什麼理由拒絕~

想到這,蘇景看著孔雀,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然後朝著她招了招手。

“孔雀,來,坐這。”

“有些事兒哥哥想要問你!”

“什麼?”

走到蘇景旁邊坐了下來,孔雀小臉上滿是疑惑。

不過,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哥哥,你是不是要問水路的事情…”

“這個我真不能說,不然會被族長逐出寨子的…”

“你們反正是要抓蝴蝶,我們寨子附近也有很多蝴蝶,冇必要去蟲穀…”

“而且,蟲穀裡麵是真的很危險!”

孔雀板著小臉,嚴肅的說道。

蘇景擺了擺手。

“孔雀,這麼說吧…”

“你難道想一輩子呆在遮龍寨不出去?”

“不想去大城市看看?”

“你要是不想的話,等我從蟲穀回來,可以帶你離開!”

“帶你去大城市裡生活!”

“當然,也會帶上你姐姐!可以幫你們在京都再開一間彩雲客棧!”

裙~溜淩舞舞~舅唔漆溜兒

“孔雀,你告訴我,你想留在這裡,還是跟我一起去大城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