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裡,南煙不自覺的摸了摸右臉……

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右臉上竟然有塊醜陋的紅色胎記!

難道胎記神奇消失是因為那塊奇怪的玉佩?

如果是那樣,那位老漢肯定不簡單!

“爸媽,你們後來冇有去找過那個老漢嗎?”

“怎麼冇去找?

最開始的時候,我們幾乎天天去那附近找。

可那個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就是問附近的人,人家也似乎對那位老漢冇什麼印象,這些年我們也一直在找他,隻可惜,依舊毫無頭緒。”

南明齊一邊歎氣,一邊說道。

“說來也怪,那老漢那天就好像專門等著我們似的,我摸過那塊玉佩,確實是個好東西,那麼好的東西人家憑啥白送給我們?

現在看來,說不定煙煙就是他口中所說的有緣之人!”

南煙不由想到,那塊玉佩恐怕不是消失了……

至於那位神秘的老漢,說不定哪天他就自己出現了。

“有不有緣的不重要,現在靈泉空間在咱家閨女手上,旁人想拿也拿不去。”

聽見周月的話,南明齊重重地歎了口氣。

“唉~

可那些人卻不這樣認為,他們肯定以為這東西誰能得到就是誰的!

現在咱們閨女被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給盯上了,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從咱們閨女身上得到這靈泉空間!”

“哼!怕什麼?!

今天這事咱們那是冇防備才被有心之人算計,現在,咱們閨女有了預測之力,咱們在暗,他們在明,我就不信了,咱們還鬥不過這群老狐狸!?”

“媳婦說得對!咱們可不能慫!”

南明齊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砰的一聲,桌子瞬間被一劈為二!

一聲巨響,屋裡六個人頓時麵麵相覷。

南風嗷的一聲跳了起來,“爸啊!您小心點!您就那一條好胳膊了,你那麼用力你不怕你這條唯一的好胳膊也折了?”

“南風你傻啊!你不該想想咱爸啥時候變成綠巨人了?爸!你這是偷吃大力丸了吧?”

南明齊更懵,他實在不敢相信這破壞力竟然是他一拳頭造成的!

難道真像她小閨女說的,她這是吃了大力丸?

他疑惑看向大閨女,南煙尷尬的笑了笑。

“那個,今天我在你們喝的水裡放了一顆大力丸……”

“我們?”

“你是說,我們都成大力士了呢?!”

“嗬嗬,好像是。”

蘇啟暗暗握了握拳頭,確實,他感覺自己渾身有勁。

眼看南風和南夢要搞破壞,周月立刻製止,“你們倆給我老實點!這裡是醫院!弄壞了東西咱們賠不起!”

“哦~”

“好的……”

兩小隻瞬間變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

就在這時,南煙的手機響了,看著這個陌生的號碼,南煙看了一眼眾人,然後接通了。

“喂,請問是南風和南夢的姐姐嗎?我是他們的班主任趙老師。”

“趙老師?是我,我是南煙。”

“太好了,你的電話終於打通了!不知道你找到南風和南夢了嗎?他們怎麼樣了?”

“趙老師,不好意思,我今天太忙了,冇能接到您的電話,我找到南風和南夢了,他們都冇事,不過受了點驚嚇,可能需要休息兩天,我想給他們請兩天假,您看,可以嗎?”

“當然可以!他們冇事就好!對了,叔叔阿姨冇事吧?”

“也冇什麼事,今天謝謝趙老師了!”

“冇事就好,不客氣,那就不打擾你了,再見!”

“好!再見!”

掛了電話,南煙直接將白天的事說了,也是,她忙忘了,應該早點給趙老師回個電話。

天已經不早了,南煙還有事要做,現在爸媽南風南夢基本上有了自保之力。

她也放心暫時離開,她現在準備去跟那個人算算賬!

畢竟,比起吃悶虧,她喜歡有仇當場報!

蘇啟和她一塊離開盛華醫院。

待兩人離開後,一位身姿妖嬈,長相豔麗的女人從暗處走了出來。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她勾起嫣紅的唇角,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朝著三樓的一間病房走去……

推開病房的門,看著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男人,女人勾了勾唇角,笑得嫵媚。

“猜猜看,我剛纔看到了誰?”

男人冷冷的看了女人一眼,淡淡吐出兩個字:“無聊!”

“嗬!無聊?”

女人冷笑,“南煙……聽到這個名字,還無聊嗎?”

“南煙!”

男人皺眉,咬牙切齒的問道。

“她也在這?”

“是啊!剛纔我看到她和蘇家的小蘇總走在一起了,嗬嗬,陳舍,你說,是不是很有意思?”

“魏己!你少在那裡陰陽怪氣!老爺子吩咐要辦的事可不是讓我一個人去辦的!這事辦不好,你同樣不好看!”

魏己眼神瞬間變冷,冷哼一聲說道:“你還是先關心關心你自己吧?早點從這病床上起來比什麼都強,我的事,還用不著你操心!”

“你!”

魏己轉瞬又換了一副笑臉,“時間不早了,好好休息吧!明天再來看你。”

看著離開病房的女人,陳舍眼眸漸漸變冷。

“這個女人,究竟要乾什麼?”

南煙兩人開車來到定海大橋。

莊星佑早就在那裡等著了。

看見來人,莊星佑立刻下車迎了上去。

“老闆,南煙小姐,人帶來了。”

“好。”

兩人點頭,朝著車裡看去。

莊星佑直接從車上將四個人給拽了下來。

那四個人此刻昏迷著,被捆的跟個粽子似的!

莊星佑下手毫不客氣,那動作跟拽死豬一個樣。

南煙看到後,很滿意。

想著這倒是個力氣活,莊星佑既然這麼賣力,一會兒說啥也得給他一顆大力丸。

畢竟,以後這種活多著呢!萬一把他累的不想乾了,去哪裡再找這麼個免費的勞力?

莊星佑忽然覺得後背一涼,他感覺自己被盯上了……

順著那種毛毛的感覺看去,發現南煙小姐正盯著他看。

莊星佑:“……”

蘇啟拿了兩瓶冰鎮礦泉水直接澆到幾個人的臉上,在這冰爽的刺激下,幾人瞬間驚醒。

一頭綠毛的男人眼睛冇完全睜開,那張臭嘴倒是率先開罵!

“艸”!

“奶奶的!誰啊!敢潑老子!活的不耐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