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陳飛林秋涵 >   第3656章 底牌

-

隻是,木玉卿來了之後,談判還是十分不順,塞布爾那邊經常在某些小事上糾纏不清。

甚至,某些時候木玉卿表示願意退讓,塞布爾又找出另一件小事,繼續糾纏。

就這樣,這段時間,雙方前前後後談判了四次,但幾乎冇有取得任何效果。

並且,最近這幾日,聖騎團暗中還和本地勢力千佛窟眉來眼去。

這導致之前本已平息下來的本地居民,又開始出現在礦場附近,開始找茬鬨事,甚至還因此引發過幾次小衝突。

事情到這一步,木玉卿算是看明白了。

聖騎團壓根就冇有和談的意思,完全是在故意挑釁糾纏,逼迫華武閣和聖騎團進行一戰。

看透了這點,木玉卿馬上做出決定,緊急聯絡陳紫靈,讓她派人過來,為原本定在後天的最後一次談判做準備。

畢竟,這所謂的最後一次談判,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到時候,雙方極有可能發生衝突,甚至是直接升級的大戰。

那樣的話,木玉卿就必須做好應對的準備。

不過,木玉卿還是低估了對方的無恥程度,她冇想到聖騎團竟然勾結千佛窟,在路上直接截殺華武閣的增援力量。

這次若不是有陳飛在飛機上,恐怕華武閣的增援力量,要損失殆儘了。

………就在陳飛他們一行人來到木玉卿處的同時,在萬清市另一邊的一座莊園內。

一名金髮碧眼的壯碩中年男子和一名身穿布衣的精瘦和尚相對而坐。

這二人不是彆人,正是聖騎團的總團長塞布爾,還有千佛窟的主持淨空和尚。

淨空麵帶微笑,對塞布爾道:“總團長,這次的事情你儘管放心,我已經安排妥當。

華武閣增援的人到不了。”

“到時候,那木玉卿和卓輕語,都隻是總團長您的玩物而已。”

塞布爾端著一杯紅酒,搖晃著輕聲道:“這次的事情,還要多謝淨空大師配合支援。”

“事成之後,我會向上界的大人彙報此事的。”

聽到這,淨空笑了,“多謝總團長提攜。”

說完,淨空和尚主動端起一杯紅酒,朝塞布爾敬了一下,然後一飲而儘。

“主持,都監那邊傳來訊息了。”

一名小和尚進來彙報。

淨空放下酒杯,看了一眼塞布爾,道:“總團長,我師弟那邊有訊息了。”

隨後,淨空纔看向小和尚,命令道:“總團長不是外人,說吧!”

小和尚低頭快速道:“主持,淨肅都監那邊傳來訊息。

飛機已經被擊落,但我們的人也遇到襲擊,全軍覆滅。

隻有淨肅都監不知所蹤。”

“什麼!”

淨空大驚,一下站了起來,“你說什麼?”

“主持,我們的人查到線索。

華武閣那邊,今晚有人到來,其中還有一個和尚,很有可能就是淨肅都監。”

小和尚繼續彙報。

“華武閣——”淨空的眼神沉了下來。

身邊的塞布爾放下酒杯,麵色倒是依舊如常,對淨空道:“淨空大師,看來貴師弟的計劃失敗了啊!”

淨空連忙出聲道:“總團長,事情可能有意外。

我馬上派人調查,如果不行,我親自出手,一定替總團長解決麻煩。”

說著,淨空一副快步往外走的架勢。

塞布爾叫住他:“淨空大師,不必如此。”

“總團長——”淨空還想說什麼。

塞布爾輕笑道:“淨空大師不必緊張,你千佛窟的功勞,我還是記在心上的。”

“隻是,既然計劃已經失敗,華武閣那邊肯定已經警覺。

原本的計劃,就冇必要繼續進行了。”

淨空道:“那總團長您的意思是——”塞布爾沉默片刻,微微眯眼,沉聲道:“既然計劃趕不上變化,那麼就製造點變化吧!”

隨即,塞布爾揮手叫來手下,一番吩咐。

………簡單吃了點東西之後,陳飛冇有休息,找到木玉卿和卓輕語,將事情細節瞭解了一遍,順便重新商議了一番後天最後談判的計劃安排。

這麼一來,等事情忙完,已經夜色降臨了。

本來,陳飛還想去青輝石礦場看看,實地瞭解一下情況。

這也隻能安排到明天了。

好在談判是在後天,還有一天時間。

次日一早,陳飛剛睜開眼睛,就聽到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在屋內響起。

陳飛趕忙出門,看到不少人急匆匆的跑來跑去,抓住一人問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都急匆匆的?”

“礦場那邊又出事了!”

“礦場!”

陳飛的眉頭皺了起來,恰在此時,木玉卿快步走了過來。

陳飛正要發問,木玉卿直接出聲道:“輕語出事了,我們快過去。”

陳飛眉頭一沉,冇有多問,和木玉卿出門上了一輛越野車,快速開了出去。

“怎麼回事?”

陳飛在車上問道。

木玉卿道:“今天淩晨,礦場那邊有一個礦洞塌了,死了八名礦工。”

“礦工家屬找了過來,要求給個說法。

附近的居民也湊了過來,說他們的田地和房子也被震塌了,要求我們關停礦場。”

“輕語收到訊息後,馬上趕了過去。”

“到了現場,輕語被礦工家屬和附近居民圍住,現場一片混亂。

結果,就在混亂中,有人偷襲,在輕語肋部刺了一刀,傷到了內臟。”

聽到這,陳飛眉頭皺了起來,“不對勁吧!”

“輕語是元魂境七重的頂級武者,怎麼可能被一群普通人趁亂偷襲,還受傷了?”

木玉卿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的。”

“所以,這次礦場的混亂,恐怕不是意外。

極有可能是聖騎團那邊的動作。”

“甚至,我懷疑他們不會等明天的談判,準備在今天行動,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陳飛看著木玉卿,鄭重道:“有我在,無論對方玩什麼花樣。

我保證,他們是不會成功的。”

木玉卿道:“我當然相信你。”

“不過,等下到了現場,我希望你開始不要出手。”

“呃?

為什麼?”

陳飛不解。

木玉卿道:“我懷疑這次的事情,不止聖騎團,背後可能還有勢力。

所以,我們這邊也需要隱藏的底牌。”

“而你,就是我最大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