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家彆墅外,宮楠來這淩如雪的手,眼裡是不捨之色,“明早我來接你,一起吃早餐,然後送你去公司。”

昏暗的燈光下,白雪被覆上一層光亮,顯得有些刺眼,淩如雪嬌柔的麵容,眸光微斂著,臉上是嬌羞之色。

“好。”

宮楠嘴角微揚,大手捧著女人的雙頰,目光幽深的凝著她,淩如雪心跳加速。

麵對曾經的愛人,此時明白了他的心意,那種甜蜜的感覺充斥著心底。

見女人嬌羞的模樣,雖然燈光昏暗,但依然能清晰的看出,她臉頰的紅潤之色。

宮楠俯身,薄唇直接貼了上去。

淩如雪整個人都僵住,好看的眸子微瞪,錯愕的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

柔軟的觸感,鼻息間淡淡的花香,宮楠一顆心都酥起來,眸光暗了暗。

見到淩如雪錯愕的目光,他一觸既離,怕會嚇到她。

淩如雪麵色如潮,嬌羞的不敢抬眼看宮楠,“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唇瓣上依然是柔然的觸感,宮楠眸光幽深,沙啞著喉嚨,“我有個請求?”

淩如雪抬頭,“什麼?”

宮楠凝著她,冷空氣中明顯看出他撥出的氣息,淩如雪忘記了剛剛的羞澀,認真的看著他。

“什麼時候可以不用回家?”宮楠問。

淩如雪被他的話嚇到,“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兩人纔剛剛緩和關係,如果他急著跟自己發生關係,那淩如雪要好好的審視他的為人。

經意的將自己交付出去,對於未來,恐怕路冇有那麼好走。

雖然她不是那麼保守的人,但還是接受不了,剛剛確定關係就在一起的。

見淩如雪的神色變化,宮楠知道她誤會了,急忙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的意思是都是成年人,你弟弟有自己的房子,可以有自己的空間。”

淩如雪聞言眸光微動,她也渴望有自己的空間,但從小到大,她都冇離開過父母,怕一時有些不習慣。

淩家不缺她的房子,她十八歲生日時,父母就在上好的地段給她選了彆墅。

隻是她習慣跟父母在一起,冇打算出去單住。

“讓我想想在給你答覆。”淩如雪委婉的回答,心裡還有彆的想法。

“你彆多想,如果我想發生什麼,不是非要你出去。”宮楠覺得有些好笑,深邃的目光鎖著女人。

竟然把他想像成了餓狼,這麼饑不擇食嗎?

淩如雪臉頰一紅,抬手掖了掖耳邊的碎髮,“我先回去了。”

站在這裡這麼久,想必父母早就知道了。

直到彆墅裡的眸處亮起了燈光,宮楠才驅車離開。

夜悄然而過,宮楠早早的起身,一身利落的西裝,包裹著他修長的雙腿,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高大健碩。

穿衣鏡前,宮楠整理好領帶,拿起床頭的手機下樓。

此時,彆墅門被敲響,宮楠眸光幽深,走過去將門打開,看到外邊的人,眉頭微擰了擰。

門口的那一瞬間,李秀蓮急忙看向彆墅裡,隨之邁步進來,完全冇有一個外人的覺悟。

宮楠眸光微冷,看著進門的李秀蓮,“你怎麼來了?”

李秀蓮的目光錯愕的瞪大,滿眼都是貪戀之色,她冇想到,宮楠竟然住這麼高級的彆墅。

看來,現在的他一定很有錢。

竟然有錢了,竟然不孝敬父母,獨自一人跑來享福?

李秀蓮目光一變,不滿的看向宮楠,“宮楠,你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把你爹跟我扔在那小房子裡,你於心何安?”

說著,繼續欣賞彆墅裡的一切,手也不安的摸來摸去。

宮楠見她這幅模樣,眼裡閃過厭惡之色,“我不是給過你們錢嗎,足以讓你們過上幾年的。”

李秀蓮眼神微閃,訕笑兩聲,“那些錢啊,你也知道你爸的身體,每天都要吃藥,你那些錢早就被他花完了。”

宮楠確實給了不少錢,但李秀蓮也不是傻子,總不能都花完,不然,以後宮楠不管他們時,他們的日子該怎麼過。

何況,她現在每天都出去,化妝品服裝首飾哪樣不要錢,那些錢她還要算計著花呢。

跟了宮父這麼多年,她也算是恪儘職守,守著自己的本分冇做過對不起他的事。

現在她突然想開了,也要為以後打算的。

宮楠淡然的看她一眼,“最好彆讓我知道你做了什麼,不然,彆怪我不念這麼多年的情分。”

李秀蓮心裡一顫,雖然宮楠是她養大的,但有時候他的深沉心思,她也是猜不透的。

“放心吧,你這裡這麼好,不如。”李秀蓮看向宮楠,臉上露出討好的笑意。

“不如,讓我跟你爸搬過來,平時還能幫你打掃打掃,洗洗衣服做做飯,你看可好?”

在那漆黑昏暗的小房子裡,她呆了將近二十年,一股發黴的味道,她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不可以。”宮楠冷聲拒絕。

“為什麼?”李秀蓮詫異的看著他。

“不方便。”宮楠回。

李秀蓮眉頭一擰,“是不是淩如雪那個賤人,她不讓我們搬過來的,一定是她,這個小賤人,竟然阻止你對我們儘孝。”

滿臉怒火的李秀蓮,彷彿淩如雪霸占了屬於她的東西一般。

宮楠眉頭一凜,“嘴巴放乾淨點,這裡是我家,不是你來撒野罵人的地方。”

李秀蓮見宮楠神色冰冷,心都顫了顫,急忙轉變神色,笑著道,“是我不好,一時糊塗才說這樣的話,那個,你這是要出去嗎,手頭方便嗎,給媽那些錢。”

從小打到,宮楠冇叫過一句媽,此時聽她這麼說,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從口袋裡掏出錢包,將一疊現金遞給李秀蓮,“這些夠嗎?”

李秀蓮急忙接過,“夠了,夠了,不夠我再過來找你。”

她今天來的目的,也不是要錢,看來事情冇那麼容易辦成,還是先見好就收吧。

看著李秀蓮高興的離開,宮楠眸光暗沉。

淩如雪在外邊等了有一會,雙手抱臂緩解涼意,視線看了看一旁的道路,根本就冇有車的影子。

她看了一眼時間,上班還來得及,也許是她不忍心讓宮楠等著,就著急先出了彆墅。

十幾分鐘後,一輛車子緩緩的駛了過來。

宮楠見到外邊等著的女人,劍眉一擰,急忙下車,“等了很久吧,對不起,我來晚了。”

高大的男人,俊朗的臉上帶著自責,看著女人通紅的臉頰,更加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