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暗沉,一場暴風雪即將來臨。

淩少宸看著手機上的新聞,一張臉陰沉似水,跟外邊的天氣融為一體,讓人心聲寒冷。

“我馬上將訊息壓下去。”張助理也是剛剛知道新聞內容,急忙進來告知淩少宸。

淩少宸將手機放下,眸光暗沉幽深,“既然林家想把事情鬨大,那我們就幫他一把。”

“淩總的意思是?”張助理疑惑的開口。

淩少宸大手輕敲著辦公桌,聲音透著暗沉,“他不過是想給淩氏壓力,淩氏出麵解決,林建設從中漁翁之利。”

現在外邊都傳,淩氏跟林氏合作,背地裡的目的就是想吞併林氏,隻是用合同作為藉口掩蓋而已。

林氏名義上是林小諾的,背後真正的主人是淩氏。

張助理很快明白過來,“我知道該怎麼辦,現在馬上去安排。”

淩少宸點頭,張助理轉身離開。

幽深的眼眸看向落地窗外,烏雲壓頂,彷彿下一秒就破窗而入,淩少宸微眯著眼眸,讓人看不清眼裡的情緒。

既然林建設想把臟水潑到淩氏頭上,也要看他有冇有那個本事,這次就讓他林家徹底落敗。

張助理一出淩氏大門,就被一群人堵住,張助理眉頭一擰,“我有權利拒絕回答你們任何問題,不想惹官司上身,就識相的閉嘴,不然,就等淩氏的律師信吧。”

一群人麵麵相覷,舉起的話筒尷尬的停在半空,不知該怎麼辦。

他們確實有很多問題想問,外邊都在瘋傳淩氏利用合同吞併林氏的傳聞,他們當然想知道一手訊息。

張助理真是老奸巨猾,冇在淩氏乾了這麼多年,一出來就發現他們,還能將他們的嘴堵得嚴嚴實實的。

但有人初生牛犢不怕虎,從後邊擠進來,對著張助理開口,“張助理請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外邊的傳聞是不是真的?”

張助理眸光一冷,視線倏然掃過去,那個記者被嚇的後退一步,手裡的話題卻依然舉著。

“你都說了是傳言,為何還要糾結真假?”張助理掃視了一眼記者胸前的卡牌,“你是xx的記者,回去等律師信吧。”

說完,他推開人群直接離開。

一群人還在愣怔之中,錯愕的看著張助理離開。

而剛剛說話的人,嘴巴驚愕的張大,腦海裡還在回想張助理的話。

……

陳清歡站在院長辦公室,唐逸視線打量了她一眼,看著她恢複如初,透白的皮膚欣慰的點點頭。

“恢複的不錯,可以上班了,休息幾天也可以。”唐逸出聲。

“這次多謝你的幫助院長,我身體已經恢複好了,可以上班了。”陳清歡回覆。

“恩,那就去準備吧。”

唐逸說完,陳清歡點頭出了院長辦公室。

一上午很快結束,陳清歡端起咖啡杯向茶水間走去,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裡邊傳來的議論聲。

“你看到新聞了嗎,淩氏竟然做出這樣的事,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什麼新聞,我一上午都在忙手術的事,哪有時間看新聞?”

陳清歡秀眉微皺了一下,關於淩氏,到底是什麼新聞,她並冇有急著進去,而是聽著裡邊的對話。

“林氏集團易主,已經到了林家小姐林小諾的手中,而背後幫她的人竟是淩氏集團。”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林小諾一直喜歡淩少宸,看來這次幫她,後背一定有不為人知的事。”

“你可不要胡說,如果被陳清歡聽到會不高興的。”

那人勸說剛剛說話的人,同時還看了一眼茶水間門口。

“怕什麼,她在我也敢說,事情都是外邊傳的,也不是我說出來的,她有本事去找散步謠言的人。”

“放心吧,我一定會找到後悔造謠生事的人,讓他付出代價。”陳清歡的聲音傳進來,人端著咖啡杯進來。

視線微冷,凝了兩人一眼。

那人滿眼的不服氣,本想反駁些什麼,被旁邊的人拉住,對她使了個眼色。

陳清歡也冇停留,衝完咖啡直接離開。

人影消失在門口,那人有些不滿的看著一旁的人,“你為何要阻止我說話,難道我還怕她不成?”

“我知道你不怕,但你想過她身後的淩氏嗎,可不是我們能惹的起的。”

剛纔的人神色一暗,瞬間失落至極。

淩氏集團的勢力,彆說是她,恐怕整個家族都難以抗衡。

回了辦公室的陳清歡,將咖啡杯放下,拿出手機點開微博,一眼就看到上邊的新聞內容。

內容跟那兩人說的相差無幾,可能比那還要難聽些,陳清歡清麗的眉眼擰了擰。

不是她不相信淩少宸,而是曝出他跟林小諾,原本林小諾就對他抱有異樣的心思,竟然還發生這樣的事。

看來,事情是有人刻意為之。

退出微博,陳清歡將電話打給淩少宸。

淩少宸正處理檔案,下午的會議急著用,眉心凝著,聽到轉身鈴聲響起,他捏了捏眉心,嘴角揚起一絲弧度。

“喂,想我了?”淩少宸語氣溫潤,聲音性感好聽。

陳清歡有些無奈,這個時候他一定看到了新聞,竟然還能裝作若無其事。

“我看到了新聞。”陳清歡回。

淩少宸並不意外,他冇有阻止新聞的發酵,她看到是情理之中,“你不會是來質問我的吧?”

“你少貧嘴,到底是怎麼回事,想好應對方法了嗎,這樣下去對公司一定會有影響的。”

陳清歡姣好的麵容,帶著擔憂之色。

“放心吧,我會處理好的。”淩少宸神情恢複如常,回道。

“真的冇事,不是安慰我的?”陳清歡語氣擔憂,漂亮的眸子微斂著。

“真的。”淩少宸已經有了計劃,此時更不想讓她擔心,“午飯時間了,去吃飯吧,晚上我去接你。”

陳清歡答應,兩人掛了電話。

烏雲密佈,很快天空就飄了雪花。

淩少宸驅車直接去了醫院,陳清歡已經等在外邊,遠遠的就見熟悉的車子緩緩的駛來。

車子停下,淩少宸從車裡下來,手裡捧著灰色的圍脖,直接大步過來,站到陳清歡跟前,將手裡的圍脖圍在她的脖子上。

柔然的觸感,很快脖頸間就傳來一陣暖意,陳清歡微眯著眼眸,“這是你買的?”

“恩,這樣會暖和一點,下次不要出來,在裡邊等我,我到了會打電話給你。”

淩少宸的舉動,不知引來多少人的羨慕,視線都紛紛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