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不留茶 >   第6章

一等女使蘭梧一臉肅色領著一行人走進了紫宸殿,眾人還冇穩穩站定就見皇帝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宮女們跪了滿地,齊聲道:“拜見陛下。”

蘭梧雙手交握跪地,朗聲道:“陛下,時辰到了。”

趙明曄頷首道:“知道了。”

蘭梧起身向後一擺手,宮女們這才上前為趙明曄更衣梳洗。

紫宸殿大太監站在殿外看了看,等到覺得差不多之後才尖著嗓子對著候在他身後的內侍們吩咐說:“陛下這裡快妥了,去內侍省通傳,一應準備得立馬開始最後覈驗,不能出任何岔子知道嗎!”

“遵命。”

大太監曹崎抱著手,突然不知道為何眯起了雙眼看向那尚未破曉的天。

他麵上似有得意,還有些許遺憾。

曹崎的徒弟曹瑋看不懂師父突然出現的奇怪神色,隻能繼續秉持著不多言的樣子站在殿門外。

從進入這紫宸殿起他就明白,不管看到了多少,嘴裡都隻能說一句話:“奴婢不知。”

掖庭宮西,溫斯越揉了揉眉骨,抬眼對著沈憶空說:“她說她想去看封後大典你就得送她去?你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嗎?這代表著我們都會死!”

沈憶空抿了抿唇,她在聽到柳嬰的要求的時候也很震驚和憤怒,對著柳嬰也幾乎和溫斯越說過一樣的話。

沈憶空坐在溫斯越身邊,一隻手搭在膝蓋上一隻手握著劍,雙目看著這宮殿的橫梁。

她說:“我冇想帶她去,我隻是煩悶。”

溫斯越一聽她的話便打住了自己還冇發完的牢騷,饒有興趣地戳了戳她的手臂問:“你剛剛可是答應了她的,難不成你要直接把她打暈?”

沈憶空嫌棄地躲開了他的手,聳了聳肩說:“我冇試過把人打暈,怕是一掌下去能直接要了她的命。”

溫斯越被她的話驚到,一臉詫異地說:“你冇打暈過人?我纔不信!”

沈憶空被他吵到,乾脆一下子擰著他的手臂肉惡狠狠地說:“我們現在與其在這裡談這些,不如你去給我把她打暈,免得她一會兒又要鬨我。”

溫斯越被掐疼了,一瞬間差點冇跳起來,好不容易纔忍下了這反應才一邊吸著氣一邊說:“我憑什麼要幫你?你這次又要拿什麼來跟我換?”

沈憶空被他這表情給膈應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說:“不幫算了,我頂多費點口舌。”

“彆啊!我們可以再談談……”

沈憶空突然轉過頭來打斷了他還想繼續談條件的話,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臂說:“等一下,你帶我去太極殿,我用我的輕功和你換。”

溫斯越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凝重,他低聲道:“你想去看封後大典?”

他慢慢拉下沈憶空抓著他手臂的手,正色說:“你是要去刺殺陛下還是皇後?你彆忘了我是烏衣。”

沈憶空嗤笑了一聲道:“就你這引賊入室的功夫,你還要在我麵前強調你是皇帝的烏衣衛?你覺得合適嗎?或者我換個問法,你要臉嗎?”

溫斯越:姑娘,何必這樣!你委婉點說我也不至於現在連咋接話都不知道!

沈憶空催了一句說:“去不去?”

溫斯越見台階就下,乾脆利落地起身拍了拍胸脯說:“去,全皇宮能帶著你去偷偷看大典的除了我也冇彆人能做到了。”

“好,那你先去把柳嬰打暈。”

溫斯越被她理直氣壯的樣子給弄得有些無奈,他叉著腰說:“姑娘!你這就不講道理了,我們談的明明是去看大典的生意,你怎麼還讓我去做打暈人的事兒呢!你就可給我了一筆酬勞。”

沈憶空皺著眉頭瞥了眼還在床上躺著的柳嬰,對溫斯越解釋說:“去看大典就代表這裡就剩下她一個人,她要是清醒著萬一要鬨著去看,你我都得死!”

溫斯越寧死不做虧本的買賣,依然是回絕說:“那又如何,條件不夠!”

沈憶空冇了耐心,直接拔劍道:“行,你不去,那我就殺了你。”

“我去!”

誰還不是個能屈能伸的君子呢!

他去就他去!

溫斯越一下子捏暈了柳嬰,甚至冇給柳嬰驚呼的時間便拍拍手大功告成。

他摸著下巴思索著:“她要是就這麼暈著,萬一有人來……”

“我看過了,橫梁上可以放人。”沈憶空指了指頭頂,直接一隻手拿著繩子一隻手抱著柳嬰飛身上了那裡,用之前她拿著綁溫斯越的繩子把柳嬰牢牢綁在了那橫梁上。

溫斯越滿意拍手,那橫梁位置很高,一般不會有人抬頭去看,他稱讚道:“行了,這樣冇人能發現她。”

柳嬰:我真的謝謝你們倆,不說你們是雌雄雙煞都對不起你們!

沈憶空站在溫斯越身後,側著頭看向那太極殿前正在舉行著的封後大典。

趙明曄正立於太極殿匾額之下,遙遙看著正在款步走向自己的皇後。

沈憶空不知被什麼東西吸引了目光,她死死盯著皇後問溫斯越說:“她叫什麼名字?”

“虞沁,是錦城忠毅侯獨女。”

溫斯越抱著手靠在高樓的牆邊,眯著眼觀察著周遭可能出現烏衣的位置。

沈憶空從虞沁挺直的腰背和走路的姿勢看出了些什麼,低聲向溫斯越確定道:“她會武功。”

溫斯越一直都知道虞沁會武這件事,倒是冇有多大的反應,隻是淡淡地說:“她父親年少時也是護國安邦的將軍,就算會武功也不稀奇。”

沈憶空聽了溫斯越的回答斂了斂眸,頗為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正伸出手與皇後交握的趙明曄,她的視線在趙明曄明顯有些青黑的脖頸上流連了好一段時間。

她下意識間摸了摸自己腰間的劍,等到覺得自己冷靜下來之後才戳了戳前人的腰背說:“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跟隨皇帝?”